欢迎您访问高中作文网,请分享给你的朋友!

被老公打屁屁的小说 真实大屁股故事哟

作者:高中作文网 来源:转载 时间:2017-04-01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 手机浏览

被老公打屁屁的小说



    程峰沉默的将地上的衣服捡起弹掉尘灰,也沉默的注视着被严述塞进车里的李沫纯,似乎在李沫纯被带走后他只能沉默,沉痛的默哀自己的无力,也似乎在那一瞬间夜是那样的冷,冷得让人。

    斑斓的夜幕下谁都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有一辆劳斯莱斯的车,黑色流畅的车身,紧闭的车窗里正坐着一位饶有兴趣的男人,男人唇角抽动似乎在极力隐忍某种情绪,导致整个身体不断的抖动,直忍到严述的林肯车离开,男人才放声大笑,笑得极其张扬又夸张。

    “跟着前面的车。”男人揉了揉腮帮,自己都感觉笑过,神色一敛,眼镜后的眸光微闪,才道。

    ……

    从集团一出来严述就开车到了韩文家,李沫纯发短信说晚上留在朋友家,他怎么可能同意呢!人没有接到就算了,可能是自己回家了。

    等严述到家才发现李沫纯压根没有回来,一个大活人能跑到哪去?李家是不可能的,韩文家又不在,而一向冷峻的严述失色了,甚至慌乱的楼上楼下跑看了几回。

    等小区的保安调出摄像才发现李沫纯被一男人强制带走了,严述在那一瞬间觉得天塌了,泰山压顶面不改色的严述脸色刷白,双目猩红一片。

    恐惧不安溢满整个大脑神经,深邃的眸光就差将视频灼出洞来,攥拳松开,再攥拳再松开,这样周而复始就几十回,他才压抑住恐惧的神经,冷静的开始找人。

    为了她焦虑不安到现在,他只被她归类为‘哥哥’。

    严述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微露,深邃的眸光时不时的刷向一边神色自若的李沫纯。

    李沫纯一上车便跟小鸡吃食一样打盹了,先前吹着夜风看着程峰她还不觉得的困,可现在窝在舒适的坐凳上,感觉全身都暖烘烘的,睡意也就席上眼帘。

    “吱!”

    从听到‘哥哥’这两字后严述一直觉得心口闷闷帝,他是李沫良那哥哥吗?不是。他是她老公,她以后孩子的爸,怎么能是哥哥?不能。

    严述急刹车的停下,扭头就见李沫纯犯困打盹的?逖??目谠椒⒍碌锰邸?br />
    “纯纯!”严述口气冷冽。

    “嗯。到家了?你抱我,我困了。”李沫纯眼也不睁开,迷迷糊糊的低吟一句,理所当然的继续打盹。

    “纯纯,你不觉得该向我解释一下吗?”严述闭了闭眼眸,压抑住心口不断翻涌的怒意。这次严述真的怒了,他气李沫纯竟然骗他。

    “解释?什么啊?”李沫纯懵懵懂懂的睁开眼,水灵灵的眼眸里一片清明的不解。

    “你说今天和同学韩文一起到游乐园去了。”

    “嗯,是啊!好几个人呢!”

    “你发短消息说,晚上留在朋友那?”

    “嗯,不错啊!”

    “你所指的朋友不会是那个交警吧?”

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 “那个小交警什么时候成你朋友了?”严述阴测测的眯眼。

    “上次。不过我今天才知道他的名字,人不错。”

    “今天才成朋友,你就要住在他那?”严述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 “不行吗?”

    “李沫纯!”严述冷喝。

    “呀!干什么?吓死人啊!”李沫纯被严述突然一声冷喝吓得一激灵,连瞌睡虫都吓没了。

    “你现在才知道怕了?”严述让李沫纯面对面的看着他的眼睛。

    要被吓死的人是他好不好。

    “你什么意思啊?你把话说明白了!”李沫纯是随便让人吆喝的主吗?不是。能吆喝着对她抽马鞭的人只有她爸李文强,其他人她才不让干呢!

    再说,严述是她老公怎么了?凭什么莫名其妙的对她大声吼叫,李沫纯的傲娇劲头一上来,小脸立马也变色了,更甚至她比严述还恼火,直接用手指点着他胸膛要求说个明白。

    李沫纯一副不知错在何处的模样更让严述生气,他话都说怎么明白了她还装糊涂,看这样子娇惯是不长记性的。严述寒着脸直接解开两人的安全带,大手一伸顺势将李沫纯的身体拖到怀里。

    “喂!你想干什么?”李沫纯这下还真惊慌了,可身体被严述压着,脸朝下的趴在严述大腿上,这样的姿态怎么感觉都丢人。

    “你不是要说明白吗,我现在就一点一点的让你记住。”严述一手压着李沫纯挣扎的身体,一手毫不留言的打着她屁股。

    “拍!”

    “1、你是我老婆,不可以随意外住夜归。”

    “你要干啥?啊!疼!疼!”

    “拍!”

    “2、对我不准撒谎,不准无视。”

    “姓严的,你神经啊!很痛的。”

    “拍!”

    “3、外住也只可以和我,而非其他。”

    “呜呜……我讨厌你,严述!”

    “拍!”

    “4、更不准和拉拉扯扯,暧昧不清的。”

    “我就喜欢,就喜欢。呜呜……”

    “拍!”

    “5、错一次打一回。记住了?”

    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 “你敢打我,我只是李沫纯,我不承认你是我老公我是你老婆!不承认!就不承认!我要回家。”李沫纯哭得抽抽搭搭,屁股上火辣辣帝,长这么大还没有这样丢脸憋屈。

    “我要回家,我要离婚,我喜欢和谁在一起就在一起,你管不着。你松手,我不要你碰我。”李沫纯挣扎的起身,腾空的双手也毫不客气的挥开严述搂抱在肩膀上的手,仰起脸就愤恨的瞪着严述,扭头一甩长发,便打开车门回头还加一句:“我讨厌你。”

    “我不同意。”李沫纯的话句句都戳在严述心口,可每打一巴掌下他比她更痛,“更不许讨厌我!”一见李沫纯想开车门下车,忙探过身子一把拉住李沫纯的手,将她再次拖回怀里,强势的将李沫纯的声音覆盖掉。

    “你专制。你变态。你暴力。”李沫纯叫囔着扭动身体挣脱,也是严述的几下激起李沫纯身体的野性子。见挣脱不了,一张口就死死的咬住严述拽着她的手臂,下口极用力,深见齿痕血丝渗入。

    严述一动不动的让她咬着,就当今晚给两人一次深刻的记忆。他以后不会在动手打她,她以后不会在如此随意。

    严述的用意李沫纯不懂,她只是被满腔的愤恨充斥着,她都没有做错事情,凭什么一个和她领证的男人来打她屁股,凭什么?

    严述的隐忍,李沫纯的愤恨,时间在那一瞬间似乎还没有停止,李沫纯连唇瓣上的血迹都没有擦,直接打开车门冲下车。

    其实李沫纯的思想一直很简单,就是她喜欢了就喜欢了,不喜欢的就不喜欢,只是这样单纯,不管以前对严述的看法怎么样,但当严述的手打在她身上的一刻,她决定不在喜欢他。

    李沫纯冲下车,丝毫不理会严述的叫喊声。

本站作文专题: